从“共”字看扎实推进共同富裕——习近平经济思想的生动实践述评之五
奋楫笃行启新局——2021年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述评
李克强:坚持预防为主、医防协同 不断提高艾滋病防治能力和水平

闪婚22天后新娘离家出走 150万彩礼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1-10-26  来源:央视网-广州日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闪婚22天后新娘离家出走150万“高价彩礼”何去何从?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魏丽娜 通讯员郑育婷、黄文劲、王霏耘)相亲后坠入爱河,女方却在收到80万元后失联了,男方诉至法院才要回。一年多后,女方主动联系男方,二人重续孽缘,谁知“闪婚”后22天,女方再次离开,并以房屋所有权和公司股权等财产的转让作为“和好条件”。男方又诉至法院,要求女方归还150万元彩礼。

  男方婚前支付的150万元是否为“彩礼”?婚前将房屋赠与女方的财产协议是否有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审结此案。

  转账80万元后女方消失

  2014年11月,李先生在一场相亲活动中认识了比自己小20岁的小慧,不久后坠入爱河。2016年1月,李先生向小慧转账80万元后,小慧即失去联系,李先生因此诉至法院,要求小慧还款,该诉求已得到法院支持并已归还。

  2017年4月,久未露面的小慧突然通过微信主动联系李先生,二人重燃热情,李先生当月即飞往小慧家乡与其家人商谈婚事。小慧向李先生表示,其父母对其远嫁非常担心。李先生为表诚意,向小慧的家人转账支付了150万元。

  2017年5月,李先生与小慧签下婚前协议,约定:男方婚前购得的深圳市某房产为男女双方共同财产;男方名下位于惠州的某房产婚后赠与女方等。

  同时,李先生以小慧的名义为其购买宝马汽车一辆,后付清该车余款。后李先生于同年8月8日以55万余元将该车辆售出。

  2017年5月22日,双方登记结婚。2017年6月13日,因双方发生矛盾,小慧飞回家乡,对李先生不予理会,并以房屋所有权和公司股权等财产的转让作为“和好条件”,双方没有再见面。

  法院:

  解除婚姻关系 女方还150万元

  2017年8月23日,李先生以小慧涉嫌诈骗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进行立案侦查。公安机关的侦查材料显示,小慧在婚前婚后一直与多名异性保持情人或情侣关系。

  2019年7月,李先生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二人离婚,确认其与小慧签订的婚前财产协议无效,并判令小慧返还其向小慧家人转账支付的150万元款项。在一审中,李先生撤回了对“婚前财产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定:准予李先生与小慧解除婚姻关系;小慧向李先生返还150万元;李先生向小慧支付车辆变卖款55万余元。

  小慧不服,提起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焦点

  1.是否准予双方解除婚姻关系?

  李先生与小慧虽自愿结婚,但二人在恋爱期间就曾发生过法律纠纷,双方感情基础十分薄弱。婚后二人共同生活时间不足一月,其后双方未再见面,可见小慧并无与李先生共同生活的愿望。现双方夫妻感情已破裂且均同意离婚,故准许双方解除婚姻关系。

  2.李先生婚前支付的150万元是否为“彩礼”?

  本案中,李先生主张该150万元为彩礼,而小慧则主张该笔款项系李先生在恋爱期间对其的赠与。实际上,赠与与彩礼区别在于,彩礼是以缔结婚姻关系为特定目的。从李先生支付时间(婚前不足一个月)、受领对象(女方家人)等方面判断,足以认定李先生在婚前向小慧支付的150万元属于彩礼。

  3.小慧是否应返还彩礼?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本案中,李先生与小慧婚前感情基础薄弱;婚后两人共同生活时间十分短暂,并无互帮互助、共同经营家庭的客观事实存在,且小慧婚前婚后还与其他异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没有表现出与李先生长久共同生活的主观意愿,结婚动机不纯,其行为有违婚姻本义。即不论从当事人的主观意愿上判定,还是从婚姻的客观事实上判定,均应认定双方婚后“未共同生活”。故判定小慧所收取的150万元彩礼应予返还。

  对于案涉宝马车,虽由李先生出资购买,但因购买行为发生在婚前且以小慧的名义购买,因此,法院认定该车辆为李先生赠与小慧,属于小慧的个人财产。李先生应返还小慧擅自变卖该车所得的55万余元款项。

  4.小慧是否有权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由于李先生与小慧婚后共同生活时间不足一个月,不具备夫妻关系的客观事实基础,且小慧结婚动机不纯,故二人不构成婚姻法意义上的“共同生活”。因此,李先生名下的财产不成为夫妻共同财产,小慧无权要求离婚时分割李先生名下财产。

  法官说法

  夫妻“共同生活”

  应具备相互扶持因素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庭三级高级法官黄文劲表示,探究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背后的立法目的可知,婚姻家庭编所设定的财产权利义务关系反映了家庭的经济职能和亲属共同生活的需求,以服务于家庭共同生活、实现养老育幼的家庭职能为目的,以夫妻间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互相关爱为倡导。

  一般的婚姻家事案件中,“共同生活”是一个外在的客观事实,而李先生与小慧婚后共同生活了20多天,确有短时间共同生活的事实。

  另一方面,通过调查发现,小慧长期以来作风不佳,且婚后仍与其他异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不具有与李先生长久共同生活的主观意愿,婚姻更多是其谋财的工具,如果无需其返还彩礼明显不公。

  夫妻“共同生活”应当在主、客观两方面都具备共同生活、相互扶持的因素,法院以此为据判令小慧返还150万元彩礼给李先生。

中国法制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